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地方资讯 >

地方资讯

跳舞如何破圈,唤醒新视觉时期审美共情

发表时间:2021-08-27

  唐白晶

  观点提要

  舞蹈“破圈”是传统文化与古代科技联合的上风效应,不仅能够激发舞蹈艺术的活气,而且为开辟潜在的舞蹈观众群带来更大的可能。如何让“舞蹈”发生持续的吸引力,追求不同场域之间“解围”的“度”,创作者们须要沉下心来思考和摸索。

  七夕之夜,龙门石窟的伎乐天造像“回生”,伎乐天手持阮、横笛、排笛、箜篌、腰鼓等乐器,如天女散花般围绕在以舞者骆文博主演的伎乐天四周轻巧起舞,伎乐天的乐舞从延绵的历史穿越时空地道,“惊醒”了龙门石窟的伎乐天与金刚力士。7位金刚力士姿势各异,或二手握拳,或单掌行礼,或稳重安详,或不怒自威。金刚法王在众金刚力士的托举下尽显气度不凡,寄意着雄壮的精神,护佑这一方土地幸福健康!

  当伎乐天与金刚合而为一,美好盛景向往着众人最美妙的祈愿,传统文化与事实生涯交相照映,虚与实、静与动、高与低的对照体现着中国传统艺术的审美趣味,真是一次独特的“七夕巧妙游”,七夕之夜的融媒体舞蹈《龙门金刚》以高科技的手段,使舞蹈浸入到历史时空的场域中,艺术审美的“象外之象”与观者的心中之美达成一致,强化了艺术的视听后果。

  近来,舞蹈与融媒体的结合, “高冷”的舞蹈重回“大众”的视线,引发了“舞蹈破圈”的文化效应。舞剧《孔子》《杜甫》刷爆网络的《采薇》《美人行》,舞剧《永不消失的电波》登上春晚的《晨曦曲》,以及河南卫视的《唐宫夜宴》《祈》《龙门金刚》……“舞蹈破圈”逐步成为融媒体热词,启示不同范畴艺术家们不断思考,如何以舞蹈的方式讲好从传统到现代的中国故事,唤醒新视觉时代的审美共情?这是极有魅力的文化艺术探索之旅。在这个旅程中,舞蹈与多个文化场域间踊跃互动与对话,一直寻求着主流文化艺术新的内容和话语抒发方式;这是让更多的观众有机遇懂得和接触真正的舞蹈艺术的过程,特殊是取得青年群体普遍认同的过程。

  “文物活化”穿梭时空:“破圈舞蹈”的接收美学

  从《唐宫夜宴》中“唐宫小姐姐”的首次亮相上看,那丰腴浑厚的体态、活跃俏皮的个性,以及“打卡上班”的舞蹈进程,活化了唐代乐舞俑的艺术形象,勾连起当代青年“打工人”的日常,“文物活化”穿越时空,不就是现在身边的你我她么?再看《祈》“水中洛神”那翩若惊鸿、婉若游龙的舞姿,在水波光影之间串联起敦煌壁画中飘然若仙的“飞天”形象,是每一个中国人心中至善至美的“化身”……这两个“破圈舞蹈”的成功,背地折射出的文化动因正是当前备受年轻人追捧的“国潮”“国风”热,即传统文化热。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文化博大高深,在不同的时代和地区,都有特定的文化符号,这些符号犹如文化密码,隐喻着不同历史和文化的图景,并表征着人们对其产生的文化认同和审美共鸣。当中华传统文化成为一种时尚,文化自负为文艺创作主打“国潮”风供给了接受美学的基本。

  跟着社会提高、时期发展,人们的艺术观赏方法跟审美趣味也在产生转变。传统文化确当代浮现,既要坚持其美学精力,又必需与时俱进、别开生面。传统文明始终存在,是什么让它“热”起来的呢?

  首先是探索着中华传统文化的发明性转化。《唐宫夜宴》等系列“破圈舞蹈”,一改以往严正、正统的传统文化的叙事作风,将传统文化以更加年青化、趣味化和艺术化的审美方式进行风趣滑稽或视觉震动的展演模式,贴合了青年群体的文化品位与审美偏好。

  其次是传统文化的创新性发展。传统文化需要借助最新科技的手腕的推动,将传统的戏院艺术融会片子、电视的欣赏体验,以一种舞蹈影像的新艺术形式,在跨平台、在融媒体流传下,构成多维互动主导的“介入式文化”。例如舞蹈《祈》(《洛神水赋》)恰是应用了舞蹈影像的优势,在水中将“飞天”的舞姿艺术化地完成,无数次地剪辑让演员与情境竹苞松茂地融合,人们通过舞蹈影像的聚焦,可以轻松捕获到每一帧画面的艺术美感,从而到达与观众的审美共鸣。这种舞蹈影像如同万花筒,可以实现剧场艺术无奈完成的美学情境,将人们带入一个如梦如幻的精神世界,给大众奇特的审美体验。在这种“参加式文化”下,人人都可以化身为“唐宫小姐姐”进行“二度创作”,走入博物馆,进行线上、线下的直播互动,抖音、B站的同款舞蹈持续发酵着热度;人人也可以化身“飞天”,在影像作品中实现角色转化……传统文化借助融媒体串联起古今、虚实,大众通过本身的艺术实际参与和连续了舞蹈“创作”,从而拓展了新的舞蹈文化空间。这是传统文化热助推“小众”共情的成功,从而引发“大众”传布共鸣的效应。

  《融》的浸入式“舞蹈风暴”:所到之处,皆为艺术

  《舞蹈风暴》一、二季的余温尚未褪去,胡沈员、谢欣、刘迦、李响、黎星等众多舞者已经成为当下舞蹈市场上世态炎凉的“风暴”明星。《舞蹈风暴》作为处所卫视的一档综艺节目,充足应用融媒体的成功理念,利用电视、网络、媒体和其他线下晚会等形式,将舞蹈节目与“风暴”明星包装推向“大众”市场,直接推动了这些“风暴”明星所参与的舞蹈剧场如《流落》《一撇一捺》《大饭店》等票房市场的炽热。“风暴鉴证官”沈伟携37位顶尖舞者,其中大多是《舞蹈风暴》的明星舞者所出现的多媒介浸入式整体艺术现场《融》,更是掀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浸入式“舞蹈风暴”。可以说,融媒体的理念促使着电视舞蹈从“大众艺术”反哺剧场舞蹈,以及像《融》一类“特定场域舞蹈”的“小众艺术”中。

  《舞蹈风暴》采取圆形的舞台,现场固然也有观众,但作为一档综艺节目,其更多的受众仍是电视机或网络平台前的大众。而《融》的演出是在上海西岸穹顶艺术中央一个两千多平米的圆形空间里,37位舞者在64个方块展位上舞蹈,观众穿梭其间、自行驻足,背靠背感想每一位明星舞者的舞蹈身材行动,“所到之处,皆为艺术”。当咱们置身西岸穹顶艺术核心时,首先参与的便是“万物皆有灵”的展览,从绘画、雕塑、摄影、手稿等象征64卦象的物品中,感触人与物的关联;席地而坐,四周天幕播放着“所有且相连”的影像,考虑人与社会的关系;大幕升起,追随人群鱼贯而入,走入象征64卦的“乾坤”中,舞者与安装、颜料、空间的互动交融,演绎出人与自我的探寻和追问。

  早在2011年,沈伟就创作了实景多媒体行为舞蹈《分与合》,上演于纽约公园大道军械库5500平方米的大型空间,而2008年北京奥运会揭幕式的《画卷》也让我们感触到舞蹈与绘画的艺术交融之美。当年,沈伟认为将《分与合》带入海内演出机会尚不成熟,直到《舞蹈风暴》第二季停止,他所创作的《分与合》的进级版——《融》才正式在国内首演。可以说,《融》的到来恰逢其时,对浸入式体验已不生疏的中国观众而言,别开生面的《融》,是对“整体艺术”理念的全新探索。当观众抉择站在远方欣赏全局时,“天圆地方”的整体格式更能高深莫测,“64卦象”的无常与变更各有不同又非亲非故;当近距离置身其中时,观众可以随便取舍本人爱好的舞者面对面观赏,眼前的舞者犹如一件运动的艺术品,其呼吸、律动简直与观众合而为一,观者已是展演的一部门,“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看景致的人在楼上看你”,观众的行为也纳入这一整体艺术之中,真正实现人与万物在艺术的天地中互合为一。

  《融》的上演连续10天,舞蹈跨界的胜利有助于带来“舞蹈破圈”的效应,“民众”的共识追捧让“小众”受到关注,从而实现艺术的共情,“小众”不再是“精英文化”的专属,浸入式的休会也让跳舞不再“高冷”。

  融媒体的创新:舞蹈场域的“突围运动”

  舞蹈作为一门舞台表演艺术,其传统场域在剧场和舞台,剧场将观众置于一种与外界隔断的关闭环境中,也经常会让人觉得一种“高冷”。布尔迪厄以为“场域是地位间客观关系的一个网络或一个形构,这些位置是经由客观限定的。”例如:文化场域、消息场域、美学场域等。当舞蹈分开剧场和舞台,实现“突围”与其他媒介场域配合,不同的语言在统一时空交错,不同的场域边界发生碰撞、交换,例如《唐宫夜宴》《龙门金刚》《祈》《融》等舞蹈的“破圈”效应,就是舞蹈对静态艺术作品、文物史料中的内容、场景进行身体动态还原或舞蹈形式表白,所造成的集表演艺术语汇、视觉艺术表征、历史文化特质于一体的视觉艺术,是传统文化的美学理念与融媒体的创生力军协同催化下的时代产物,“破圈”的成果拉近舞蹈艺术与观众的审美距离,即“小众”与“大众”的距离,成为文雅艺术艰深化、传统艺术现代化的有效手段。

  舞蹈“场域”的“突围”互补,缩短了“小众”与“大众”的间隔,推进着大众审美的量变,观众与演员的界线也变得含混,观众成为舞蹈表演中必不可少的组成局部,改变了传统的舞蹈观演模式。舞蹈借助其余媒介的表示形式加强了理念的立异,融合成多元的艺术语言,从而开翻新的艺术情势,开拓多维度的艺术场域空间,实现舞蹈“场域”的“突围”活动,即“舞蹈破圈”。舞蹈的“破圈”是场域“突围”的文化汇聚,是传统文化与现代科技结合的优势效应,它不仅可以激发舞蹈艺术的活力,而且为开拓潜在的舞蹈观众群带来无尽的可能。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说:“不巨大的思维和伟大的观众,就不可能有伟大的艺术。”舞蹈从“小众”走入“大众”,首先胜在创意和内容,还要合乎当下的市场法则,唯“艺术化”、唯“技巧化”或者唯“市场化”都是不可行的;如何让“舞蹈”产生持续的吸引力,寻求不同场域之间“突围”的“度”,创作者们需要沉下心来思考和探索。

  (作者为南京艺术学院舞蹈学院博士生、云南省民族艺术研究院副研讨员) 【编纂:叶攀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