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企业文化 >

企业文化

一棵“相思树” 永远家国情——来自戍边义士李

发表时间:2021-08-22

  新华社呼和浩特8月13日电 题:一棵“相思树” 永远家国情——来自戍边义士李相恩战友和后人们的思念

  新华社记者梅世雄

  在间隔北京1000多公里的祖国北疆内蒙古兴安盟阿尔山,有一个边防哨所,名叫三角山哨所。

  这个哨所,日夜保卫着中蒙边境。这个哨所,产生了一个凄美而又悲壮的故事——

  1981年1月,哨所26岁的连长李相恩与25岁的姑娘郭凤荣喜结连理。

  面对戍边军人保家卫国的本分和聚少离多的事实,年轻的妻子从未埋怨,更是许下毕生的许诺:“你为祖国戍守边关,我为你照顾好家庭后方!”

  然而,天有意外风波。结婚仅仅3年多,妻子再也没能等到丈夫的归来。

  年青的妻子为寄托哀思,在哨所旁种下一棵樟子松。

  哨所的战士来了一批又一批,走了一拨又一拨,而那棵“相思树”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地守望着,寄托着军属对戍边官兵的思念。

  2010年,郭凤荣逝世前,特地嘱托儿子李心要把本人的骨灰撒在哈拉哈河,持续陪同丈夫。

  一棵相思树,永远家国情!

  “相思树”的故事诉说着军人实行使命、戍守边境的爱国情怀,见证了军属的忘我贡献和对爱的执着坚守。在老连长业绩感召下,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三角山边防连的一代代官兵传承“北疆卫士”精力,为筑牢祖国北疆保险稳固屏障破下新功。

  一条界河的铭刻

  蜿蜒流淌的哈拉哈河如飘带,宰割出中蒙两国边界。

  2021年5月30日,60岁的蒙古族汉子杨白乙拉,驱车数百公里,再次来到这条魂牵梦萦的界河。与杨白乙拉一起前来的,还有71岁的杨金龙和60岁的王长玉。

  三位老兵从远方汇聚而来,只因这一天在他们的性命中存在特别的意思——

  1984年5月30日,内蒙古军区某边防独立营一连连长李相恩,带领蒙古族战士杨白乙拉骑马沿边境线巡逻,来到哈拉哈河边。

  哈拉哈河是一条节令性河流,平时河水不深,流速较缓。但在春暖花开时,河水会暴涨,构成滔滔巨流。

  这是杨白乙拉第一次加入巡逻。“只有度过河,才干实现巡逻义务。我们连管控的边境线,点多线长,丛林密布,情形庞杂。”杨白乙拉说,“一路上,我感到步步惊心。”

  两人行至河中心时,河水突然暴涨。一股巨浪卷来,杨白乙拉的马受惊,扬起前蹄一声嘶鸣,把他从马背上摔了下来。

  危急关头,李相恩翻身下马,纵身跳进冰凉的河水中,向落水的杨白乙拉游去。

  “简直就在我被河水吞没的霎时,连长捉住了我。”杨白乙拉回想,“连长使劲托着我向岸边游去。匆匆地,我显明感到到连长不力量了。忽然,我被连长用力地猛推了一把,被推到了岸边。”

  这时,一个更猛的浪头打来,将李相恩再次卷进深深的漩涡中。杨白乙拉刚想转身去拉连长的手,发明连长已经消散在旋流中。

  “连长、连长……”杨白乙拉撕心裂肺地吆喝着,痛哭着。

  杨白乙拉所在的地位是一处被河水包抄着的小孤岛,他被困在上面。

  夜幕来临,李相恩和杨白乙拉还没回来,领导员杨金龙意识到,可能失事了!

  就在这时,连长的战马浑身湿淋淋地回来了,围着营房奔驰、嘶鸣。

  “连长出事了!”杨金龙即时带领连队文书王长玉等人敏捷向边疆线冲去。

  “我们找到杨白乙拉时,已是深夜。”王长玉回忆,官兵沿着河道继续向下游寻找。

  “连长,你在哪里?”声声呼唤响彻夜空,在寂寥的草原上空久久回荡。

  29岁的边防连连长李相恩就这样走了,再也没有回来,没有给家人和战友留下只言片语。

  一棵相思树的守望

  李相恩被洪水卷走的那一天,他的儿子李心,刚过完两周岁诞辰。

  “母亲抱着我,从千里之外赶到军队,在河边整整鹄立了3天3夜。”今年39岁的李心说。

  郭凤荣始终召唤着丈夫李相恩的名字,谁也劝不走,终极昏倒在河边。

  躺在连队卫生室里,郭凤荣醒来的第一句话是:“相恩还活着,我要把他找回来!”

  一每天,一夜夜,郭凤荣守望在哨所旁,望眼欲穿地期盼着丈夫归来!

  部队全力搜救2个多月,依然没能找到李相恩。

  “20多年来,母亲始终有一个信心,总以为父亲还活着,说不定哪一天就呈现在咱们眼前。”接收记者采访时,钢铁汉子李心一次又一次热泪盈眶,“由于父亲的遗体一直没有找到。”

  第二年春天,郭凤荣又一次来到连队,登上哨所最高处,栽下一棵樟子松。

  “相恩,你看到了这棵树,就犹如看到了我,听到了我的呼唤。我终生一世等着你,下辈子我还要做你的妻子……”郭凤荣把对丈夫深切的爱全体融入了这棵树。

  尔后每一年,郭凤荣都要到哨所,看一看边防兵士,望一望樟子松。每一次,她都会来到哈拉哈河边,走一走丈夫的巡逻路,说一说心里的静静话。

  日月循环,斗转星移。从此,这棵树就像一名薄情的女子,昼夜伫立在山顶,盼着丈夫的归来……

  后来,官兵们把这棵树称为“相思树”。

  “父母婚后一个为国戍边,一个守护后方。”李心说,两人聚少离多,多用书信沟通。“父亲牺牲后,母亲将所有信件视为法宝,精心收藏。”

  李相恩就义时,郭凤荣只有28岁,既要忙于工作,又要照料儿子跟年老的婆婆。时光久了,关怀郭凤荣的人,都劝她从新成个家,找个适合的人搭把手。

  郭凤荣逐一婉拒,她说:“在我心里,相恩还活着,我的心都给了他,怎能再容下别人呢?”

  长期操劳和适度思念,使郭凤荣积劳成疾。1998年,郭凤荣被查出胆管癌,后来又被查出肝癌。

  从天而降的恶运,没有击垮这位不屈的军嫂。郭凤荣的生命极限超越医学专家的预感。

  2010年5月,郭凤荣病情加重,在李心的劝告下,来到北京进行第二次手术。这一次,郭凤荣没能逃过生命的灾难。

  “母亲晓得属于她的时间未几了,让我给部队引导打电话,说想将自己的骨灰撒在哈拉哈河,永远陪着父亲。”李心说。

  这也是丈夫牺牲26年来,郭凤荣向部队提出的独一请求。

  郭凤荣走了,走得很安详。那一天,天幕低垂,跟着凄婉的哀乐,郭凤荣的骨灰,连统一串串菊花瓣,撒向界河。

  郭凤荣带着憧憬与期盼投身河流,与可爱的丈夫实现永恒牵手。

  一种精神的传承

  三角山边防连夜色安谧,连长王禹博迟迟没有松开挂断的电话,他不敢信任妻子易思嘉流产的事实,自责、后悔、无助,一股脑涌上心头。

  当晚,王禹博走进连队声誉室,来到那尊“李相恩烈士”铜像前。每当他觉得懊丧、背负压力时都会来到这里找老连长说说心里话。

  这是三角山边防连第19任连长与第5任连长,逾越37年的时空对话。

  “凤荣预产期一天比一天濒临,我接到上级命令,到教诲队练习新兵,军令如山,回家团聚的打算又成泡影……”翻开展柜里老连长泛黄的日记本,王禹博泪流满面。

  王禹博的恋情既简约又浪漫。2019年初冬,川妹子易思嘉第一次来到三角山边防连时,恰是冰封雪裹的季节,她最大的感触只能用三个字来形容:冻透了!

  然而,王禹博与连队战友们的热忱深深地感动了易思嘉的心,王禹博骨子里边防军人的英武气质,更是令她一见倾心。

  2020年10月,易思嘉成为王禹博的新娘。在“相思树”下,二人联袂献上蓝色的哈达,两条污浊的哈达在蔚蓝的天空下顺风飘舞,宛若脚下蜿蜒流淌的哈拉哈河,涓涓长流。

  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。婚后的王禹博与爱人易思嘉分隔两地,聚少离多。和老连长与妻子一样,他们二人也坚持着鸿雁传书的习惯,写信能够寄托相思,他们就把彼此的怀念用文字倾诉在函件里。

  “禹博,来信收悉,真愉快小巴特尔考上大学了,我会继承支持你做的所有……”在爱人的支撑下,王禹博持续三年赞助的蒙古族贫苦高中生巴特尔终于圆梦大学。

  信笺两端,是二人快慰的笑容。

  自2018年至2021年,王禹博连续4年率领连队在旅岗位技巧比武比赛运动中夺得建制连第一名,并获得多个单项名次。战区陆军“强军先锋”人物、“优秀基层干部”、“四有”优良军官、荣立个人三等功……王禹博感到,战功章的一半属于妻子。

  秉承着三角山边防连的光彩传统,老连长李相恩的精神一直影响着该连所在边防营的全营官兵。

  前未几,上等兵高本力手榴弹投掷功课时不慎将一枚手榴弹投在防弹墙上,弹体趁势掉落至脚下防弹墙小沟内,营长柳坤峨第一时间发现险情,迅速将高本力拉向隐藏壕。二人胜利避险。

  “老连长当初为了救战友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,我也一样……”谈及这触目惊心的一刻,柳坤峨说。

  官兵们都说,老连长并没有走远,一直在他们身边……(参加采写:沈利松、王琢舒、刘丹、王晶宇) 【编纂:郭梦媛】